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黄子耘和她的男人
黄子耘和她的男人


 第一章

黄子耘怀孕了。说实话,她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乔山的孩子。一年的时间里,黄子耘先后和老杨、老马还有杨舜琳的公公发生了性关系。而且这三个老头都在黄子耘的体内内射过。

乔山的大学同学张欣在省城注册了一家小公司,生下孩子以后,为了乔山能更好的发展,同时黄子耘为了结束这段不伦的性爱。孩子断奶以后,黄子耘和乔山将孩子交给了父母后便来到了省城。

黄子耘和乔山下了汽车,老同学张欣早早的便等在了省城汽车站。两个人一见面便拥抱在了一起。

「好久不见了,乔哥」张欣说道「是啊,一转眼你都成老板了」乔山说道「哪里哪里,这不是还要靠你帮衬着。咱们兄弟共同创业嘛!别说,嫂子长得倒是挺好看啊」张欣说道「哈哈,别夸她了」乔山回答道「这样,乔哥来之前不是说没地方住吗。正好我舅舅有一套空房子,你们先住。去了先收拾一下,晚上我给乔哥和嫂子接风」张欣说「多谢了,兄弟」说完,张欣便带着乔山和黄子耘来到了自己舅舅的房子。大概收拾了收拾,乔山和黄子耘便来到了张欣早已定好的饭店吃饭。

三个人在饭桌上一边叙旧一边谈着家常。说着说着,几个人就说到了黄子耘的工作。

「老弟,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你嫂子找个工作。」乔山说道「嫂子原来是干什么的」张欣问「原来在一个公司干人资工作」黄子耘回答道「这样,我舅舅是咱们区原来的教育局局长。找找他,看看去教育局有没有什么位置」张欣说道「那就提前谢谢兄弟了」乔山一边和张欣碰着酒杯一边说道。

喝完酒几个人就分别回家了。

第二天下班,乔山一进门就对黄子耘说「老婆,收拾收拾买点礼品,一会咱们去张欣舅舅那去」「啊,这么快啊,你这个同学办事还挺靠谱的啊」黄子耘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么快」乔山说道两个人收拾了收拾在楼下超市买了几盒礼品便坐着张欣的车来到了张欣舅舅的家。一进门,张欣就开始介绍了「老舅,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乔山,这位是她老婆黄子耘」随手,张欣指着自己的舅舅说道「这位是我的舅舅,王建国,因为1949年生,所以叫建国。哈哈」介绍完坐下以后,王建国一脸严肃的说「张欣把你的情况大概给我说了说,你再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好的王叔,我叫黄子耘,今年31岁,毕业于**政法大学,之前在**公司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黄子耘回答道「好!我了解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老王说道出了老王的家门,乔山说道「你舅舅看起来很严肃很厉害啊」「没办法。之前是当兵的,退伍以后又当了好几年局长,就这毛病」三天过去了,就在乔山和黄子耘以为工作的事没戏的时候,张欣来电话了。

「乔哥,我舅舅刚才打电话了,明天让嫂子去区教育局上班,在综合管理部门。

这样,我刚才自作主张的说你们请我舅舅吃饭。地方我已经订好了。在*** ,你们快点过来,我去接我舅」「好好,谢谢兄弟了。我们这就去」乔山挂了电话以后就和黄子耘来到了饭店。没等一会,张欣和他舅舅王建国便进了包间。

「王叔,您来了。快坐。今天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您。我坐您旁边,要多敬您几倍」黄子耘说着便拉着王建国,让王建国坐在了主位上,自己坐在了王建国的旁边。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感谢的话说完以后,几个人便开始唠家常。聊着聊着,黄子耘知道了,眼前这个男人早年丧妻,一手把孩子拉扯大以后,结果孩子又不幸生病去世。这么多这么大的打击依旧没有击倒眼前这个男人。1949年出生,今年67岁的老王看起来并不老。

几个人一边喝着酒聊着天。毕竟是当过兵当过局长的人,乔山和张欣已经喝的有点胡言乱语了,老王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着乔山和张欣已经喝多了,老王说道「子耘,今天就到这吧。我把张欣送回去,你把乔山送回去。以后有事就打电话」说完,便扶着张欣出了饭店的门。

第二天,黄子耘来到了新的工作环境。没想到区教育局的人对黄子耘这个新人,而且不是正式编制的人十分热情。当然,原因就是,这个是原局长介绍来的,而原局长是相当有威信的。

在区教育局上班有一段日子了,黄子耘慢慢的也和周围的同事混熟了。当然,单位内部的事情包括老王的事情,黄子耘也就知道的更多了。从日常聊天中,黄子耘知道这个王建国是相当有能力,相当有威望的一个人。在王建国在位的时候,甚至有女职工向王建国表白过。知道了这些以后,黄子耘在心里不由的默默说道「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这么多女人都喜欢年纪大的老头」黄子耘说的这些女人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为了在新单位好好变现,也为了的到领导的赏识。黄子耘每天上班都去得很早。每天在教育局边上教育家属院门口的早点摊上,黄子耘都能碰到老王在那里吃早点。一来二去,两个人稍微熟悉了一点。

不知道是为了攀上老王这层关系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还是因为黄子耘对老男人有好感的原因。黄子耘慢慢开始注意这个王建国了。一个周六的早上,黄子耘因为有点工作要加班依旧是一早来到了教育局,但是今天早上在早点摊,黄子耘没有看到老王。向早点摊老板询问了一下以后,黄子耘知道今天老王没有来吃早点。于是,黄子耘便买了早点打算去送到王建国家。来到王建国家门口,敲了半天门老王才把门打开。「王叔,你今天怎么没去吃早点。我给您买来了」黄子耘说道「哦哦,谢谢你了。咳咳咳」老王一边说,一边咳嗦着。

「王叔,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黄子耘关心的问道「没事,可能有点感冒」老王说道「呀,王叔你发烧了」黄子耘伸出小手在王建国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觉得很烫手。

「没关系,吃点药就好了」老王有气无力的说「别硬撑了,王叔。你快去休息吧。我帮您叫局里的大夫」说完,黄子耘便扶着老王进了卧室,随后给局卫生所的大夫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大夫来了。万幸,没有大碍。给老王吊上吊瓶,观察了一段,大夫就走了。因为要最后拔针,所以黄子耘便留下来照顾老王。

黄子耘正在厨房忙活着,突然发现老王一只手拿着吊瓶出了卧室。「王叔,你怎么了」黄子耘问道「没事,上个卫生间」老王说道「我来帮你吧」黄子耘说完便有点后悔,一个男人上厕所,自己怎么帮。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只能过去了。

来到卫生间,黄子耘转过身子帮老王举着吊瓶。老王掏出自己的大鸡巴畅快的尿了起来。听着尿液击打在坐便器上发出的有力的声音,闻着男性生殖器发出了特有的味道,黄子耘有点失神了。老王尿完以后,黄子耘把老王扶回卧室,自己便回厨房做起了午饭。午饭做好了,老王的吊瓶也打完了。拔了针,老王出来坐在餐厅一看,房子被黄子耘打扫的焕然一新,餐桌上摆着几个清淡爽口的小菜。

「王叔,您的病还没好。就吃点清淡的吧。我给您盛碗粥」说着,黄子耘拿起老王的碗进了厨房。

看着眼前的一切,老王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自从自己老婆去世之后,自己的家里太长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而此时的黄子耘就像这个家的女主人一样在厨房忙碌着。望着厨房的黄子耘,老王心里又有了另外一种感觉。打量着这个刚为人母的三十出头的女人,老王觉得黄子耘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诱惑力。

「王叔,吃放了」黄子耘把粥放在了老王面前,老王端起粥吃着饭。但是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在黄子耘的身上扫。望着黄子耘高挺的奶子,还有充满诱惑的脸庞。特别是勺子送进黄子耘红润性感的嘴巴的时候,老王心里突然明白了。眼前这个和自己外甥差不多大的女人,自己心中燃烧起了一股爱的火焰。除了长辈对晚辈的疼爱以外,还有男人对女人的性爱。

吃完饭,黄子耘收拾完以后对王建国说「王叔,我走了。您一个人住,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和乔山打电话。或者您想吃什么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过来给您做」说完,黄子耘离开了老王的家。望着黄子耘离开的背影,王建国胯下的大鸡巴竟然有了一种勃起的感觉。

第二章

黄子耘走后,王建国对她久久不能忘怀。虽然,往后的日子里,每天在早点摊上王建国都能碰到黄子耘,但是毕竟时间太短。也许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也许是男人对女人的性爱。王建国慢慢的开始关心起了黄子耘。作为原教育局局长的王建国,自然首先在工作上照顾黄子耘。因为王建国的缘故,黄子耘在区教育局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甚至一些正式编制的老员工都比不上黄子耘这个新职员而且还是非正式编制。局里凡是出差、培训、露脸的时候,基本都有黄子耘。当然,黄子耘心里也明白这一切都是老王的作用。但是,这段时间黄子耘突然碰到了一件事让她多少有点不舒服。

一天早上上班,黄子耘来到办公室。因为早点有点咸的原因,黄子耘端起杯子就喝水。但是当黄子耘喝到嘴里的时候,一股特有的味道让黄子耘立马吐在了垃圾桶里。没错,这种味道黄子耘太熟悉了,男人精液的问道。黄子耘又在杯子里闻了闻,没错就是男人的精液。是谁把精液射在了自己的杯子里啊。黄子耘有点气愤了。

坐在自己的作为上,黄子耘开始分析了。每天下班办公室的门都会锁。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人一定有办公室的钥匙。有办公室钥匙的人无非有三类。一类是自己办公室的同事,一类是单位后勤主管,再一类就是门卫。单位后勤主管是个女的,首先排除。因为能在自己杯子里射精的人一定是在意淫自己然后手淫射出来的人,分析自己办公室的同事没有这样的人以后。黄子耘把目标锁定在了门卫,一个叫老金的人身上了抓住元凶,黄子耘下班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单位后院待了一会。看到老金进了办公楼后,黄子耘悄悄的跟在了后面。不出所料,老金拿钥匙打开了黄子耘办公室的门。黄子耘躲在办公室外面悄悄的望着里面。办公室里,黄子耘的办公桌。既让人羞耻又让人有点刺激的一幕出现在了黄子耘面前。老金坐在黄子耘的办公椅上,一边看着黄子耘办公电脑里存着的黄子耘的照片,一边拿着黄子耘平常补妆用的口红舔着闻着,另一只手则将黄子耘的水杯放在椅子上掏出自己的大鸡巴放在杯子里面撸动着。一边撸一边说着「黄子耘你个骚货,干死你,让你尝尝我的大鸡巴」之类的话。过了一会,老金畅快的把一股精液射在了黄子耘的杯子里,随后关了电脑锁上门回到了门卫房。

看着眼前的一幕,想到自己早上还拿口红补妆,上面竟然还沾着老金的口水,黄子耘有点恍惚。悄悄的出了单位门,回到家里。因为自己老公乔山和张欣的公司刚刚创办,很忙。所以回到家,又是黄子耘一个人。没有心情吃放,躺在床上黄子耘回想着。自己单位的门房老头猥琐着自己,虽然有点气愤,但是想到自己和三个老头发生过关系,而且基本都是自愿的,慢慢的自己的气愤竟然有点消减了。

黄子耘在新单位干的出奇的顺利。一天下午现任局长把黄子耘叫到了办公室,先是说了给黄子耘升职的事。黄子耘当然知道,这都是王建国的原因。随后,现任局长说这周五在生态园有一个教育界交流会,王建国是特邀嘉宾,区教育局派黄子耘去。当然,现任局长这么安排完全是出于拍王建国马屁的缘故。

周五,黄子耘穿着一身靓丽的OL装准时来到了生态园参会。望着台上王建国的侃侃而谈、听着台下的掌声,再看看各位参会领导对王建国的恭敬,黄子耘不由的对这个已经67岁的老男人有了一丝崇敬。交流会结束以后,在宴会厅好多人给王建国敬酒。再好的酒量也架不住敬的人多,王建国喝多了。宴会结束,黄子耘扶着王建国把王建国送回了家。进了家门,黄子耘给老王倒水的功夫,老王一阵呕吐吐在了餐桌的餐布上。没办法,黄子耘把老王放在了卧室的床上脱去了老王的外衣和鞋子。出了卧室,黄子耘拿起餐布去了卫生间准备洗。正洗着,老王推门进来了。因为喝多的原因,没有注意到黄子耘在。老王进了卫生间来到马桶边脱下裤子就开始撒尿。黄子耘还没反应过来,老王的大鸡巴就露在了黄子耘面前。也许是太突然,也许是震惊,黄子耘竟然一直盯着老王的大鸡巴,直到老王尿完。黄子耘一阵脸红便低下头继续洗着餐布。洗着洗着,黄子耘的脑海里竟然时不时的出现老王的大鸡巴。不愧是当过兵的,再加上尿憋的,显得鸡巴出奇的大出奇的粗。特别是,老王的鸡巴竟然特别白。这和老杨、老马还有杨舜琳公公的黑鸡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了黄子耘极大的震撼。算算怀孕,再算算和那些老头分开。黄子耘已经很久没来过一场愉快的性爱了。虽然乔山时常和黄子耘做爱。但是每次黄子耘只能来一次高潮,甚至有的时候乔山射精了黄子耘还没高潮。这样的性爱和每次和老杨做二三次的高潮相比确实差了太多。

感受到了和老头做爱的快感,再加上好久没有愉快了性爱了。黄子耘想着老王白皙皙的大鸡巴,心里有了异样的感觉。

洗完餐布,黄子耘端了一杯水进了老王的卧室。将水杯放在老王床头后,黄子耘轻声说道「王叔,我走了,水在床头记得喝」说完,黄子耘正准备离开,突然老王一把拉住了黄子耘的胳膊拽到自己怀里。

「别走,老婆,别走。十几年了,我想你想的好苦,也憋的好苦。给我吧」老王醉酒中说道黄子耘明白老王这是醉话,在梦中老王梦到了他的老婆。黄子耘在老王的怀里使劲的挣紮。

突然老王一使劲,把黄子耘压在了身下。说道「老婆,给我吧。我好难受。

老婆」

听着老王的话语,黄子耘突然对老王有了一丝同情。想到老王对自己的照顾,自己对老王的崇拜。再加上自己和老头做爱的经历,刚才老王大鸡巴对自己的冲击。黄子耘放弃了抵抗,任由老王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老王压在黄子耘身上,两只手在黄子耘身上到处乱摸。嘴巴在黄子耘脸上到处亲吻着。「老婆,我要你。我要操死你。」老王一边说一边用手脱着黄子耘的衣服和裤子。但是因为喝醉了,怎么也脱不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即可爱又可敬的老头,黄子耘配合着老王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感受到了女人光滑的身体,老王一只手在黄子耘的奶子上揉搓,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对着黄子耘的阴道,因为还没有完全硬起来的原因,老王的鸡巴怎么也进不去黄子耘的阴道。急的老王直说「帮帮我,老婆。我憋的好苦」黄子耘望了一眼老王的大鸡巴心里说道「这个坏老头,还真大。」紧接着,黄子耘就用手握住了老王的大鸡巴轻轻的揉动着。老王的大鸡巴在黄子耘手中滑来滑去,兴致被挑了起来。「坏老头,轻一些,轻一些啊。」黄子耘感觉到了老王握着自己奶子的手的力气慢慢大了,不由的叫了起来。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不受控制的流出了淫水。慢慢的,老王的大鸡巴在黄子耘的手里逐渐变大、变硬。黄子耘不由自主的用手将老王硬起来的大鸡巴放在了自己的阴道口。

「老…婆,给我,我想…快…给我。你好滑啊」说完,老王一挺身,大鸡巴插进了黄子耘的阴道。进去的一瞬间黄子耘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

感受到老王的异常亢奋,黄子耘也轻轻的哼着:「啊…轻点,你这老家夥…恩…」伴随着老王猛烈的抽插,睾丸不断击打着黄子耘的屁股。黄子耘闭着眼睛,微微张着小嘴,哼出了诱人的娇喘。老王依旧沉浸在和自己老婆做爱的梦境中,大力的抽送着。嘴里还不断说「娃他妈,好舒服。」黄子耘在老王猛烈的抽插写,双手不由的抱住老王的脖子「哦…轻点」。

慢慢的,老王已经不能满足于鸡巴的抽插了。他张开嘴用舌头吮吸着黄子耘的奶子,黄子耘的乳晕被老王越吸越大。紧接着,老王的大嘴吻上了黄子耘的嘴唇。老王的舌头在黄子耘红艳饱满的嘴唇上肆意的舔着。随后,老王把舌头伸进了黄子耘的嘴里,和黄子耘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吐气如兰的嘴唇,光洁闪亮的贝齿,幽香沁人的津液,香滑湿润的舌头,饱满坚挺的乳房,柔软紧致的阴道,诱惑性感的呻吟再加上好久没有做爱,老王慢慢有了射精的冲动。

因为今天刺激的场合,在加上今天属于主动,黄子耘已经来了一会高潮。老王的动作越来越快,汗流浃背粗喘着,紧紧抓住黄子耘的头发说道「老婆,我好舒服,你舒服吗」黄子耘没有回答,老王这回可不答应了,用力的拽着黄子耘的头发说道「说,老婆舒服不舒服」「啊啊舒服」黄子耘呻吟到「叫老公,叫老公」老王继续说道伴随着老王大力的抽插和大手在奶子上的挑逗,黄子耘不由的叫到「老公,老公,好舒服」抽插了几下以后,老王抓着黄子耘头发和奶子的手加大了力气,睾丸狠狠的顶着黄子耘的屁股,大鸡巴不要命的抽动着。伴随着两个性器官快速的摩擦,不断涌出的淫液老王低吼道:「啊…我要来了…老婆…我要来了。」此时的黄子耘也已是临近高潮的边缘,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伴随着老王的低吼和黄子耘的娇吟,老王的精液射在了黄子耘的阴道里,黄子耘也到了高潮。休息了一会,黄子耘取过手巾清理了老王射精以后已经粗大的鸡巴。

来到卫生间,黄子耘一边冲洗着身子一边心里想着「今天自己是不是太放荡了」但是又想到自己今天是主动和王叔做爱,而且得到了久违的两次高潮,不由的又无奈的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老王醒来,感到自己无比的清爽。掀开被子,看到自己下身只穿了一天内裤,而且床单上有好多水渍的痕迹。老杨王闻了闻,竟然是淫水的问道。老王突然意识到自己昨天做爱了。但是和谁做的呢,老王努力的回想着。来到客厅正准备喝水,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女士钱包。打开钱包,一张身份证——黄子耘三个大字映入老王的眼帘。老王明白了,自己昨天和黄子耘做爱了。难道自己狂肏了黄子耘,老王不敢想下去了。

犹豫了半天,老王打算给黄子耘打个电话试探一下口气「子耘啊,你的钱包忘在我这里了」「哦,王叔,我中午下班去拿吧」黄子耘说道挂了电话,老王明白了,不会有事的。

中午吃完饭,黄子耘敲响了王建国的房门。打开门,黄子耘拿了钱包准备走,到了门口,王建国突然说道「子耘,昨天晚上,我…」还没说出口,黄子耘说道「王叔,昨天晚上是我主动的,你不用多想,就当做是一次意外吧」说完,黄子耘离开了王建国的家。

字节数:14186

【完】